• 人生一世,草木一春,来如风雨,去似秋尘。江海游不尽,星河无可渡。回首万里,故人渐离,负上一身月华,冉冉而去。你说世间何物最易催少年老,半是心中积霜,半是人影杳。 儿时仰星光,举手若能摘;于今七尺身,天高不可及。闲暇时候回看《武林外传》,吕秀才说:“一辈子很短,如白驹过隙,转瞬即逝。可这种心情很长,如高山大川,绵延不绝。”直至现在才渐渐的对这段话有更深的理解。往事再美好,都有尘封的时候。没有人能在苍穹下划过一道永不磨灭的痕迹。流云过千山,本就是一场转瞬即逝的梦幻。 二十年前我在外婆家不足一百平米...

  • 冬天让秋叶染上夏夜的相思,我说其实春天的青草也浪漫,你踏清霜与长夜寒暄,独留一盏忽明忽暗的灯火到天明。 并不想感叹时光与岁月的涟漪,只觉得温柔的日光下,那一卷似悲似泣的小篆仿若沉淀了数年的日月星辰,其实折一片缱绻红尘丢弃,未必是心甘情愿。我可以存留这所有的言不由衷,漫游星河浩瀚,怎么还会想起你的脸。 从春花秋霜,夏夜冬雪,四季从来都不言语,只是悄悄退出每一季的热闹与静寂。许久未曾提笔,只觉得笔下的锋芒收敛了许多,可这心中的波涛却未曾停止半分。 每一段故事的结束,都如此令人惋惜,这其中的煎...

  • 黄昏,是谁撕落一缕红霞染色了乡园!斜斜的月光下,又是谁托起一朵白云披落在峰! 念想中,不知不觉来到河谷池塘前,朦胧中仿佛看见,无数荧光游走在池塘周边,我以为那是远古的凤羽折落在水面,如此这般毫光闪烁,若离若远如银河清辉连横。 一阵苏苏的清风吹过,我仿佛从梦幻中走来,才知道那是无数萤火虫云集在荷塘边。 夏夜,亭亭荷花玉立于水中渊,轻轻摆动着倩影,好仿佛九重天境太液池中的仙娥,泡着氤氤的温泉,现成的一幅栩栩如生的浴仙图卷。 但见,千层岩窟为此流落了去冬雪山上融积的水分,百里溪边为此集结...

  • 黄昏,是谁撕落一缕红霞染色了乡园!斜斜的月光下,又是谁托起一朵白云披落在峰! 念想中,不知不觉来到河谷池塘前,朦胧中仿佛看见,无数荧光游走在池塘周边,我以为那是远古的凤羽折落在水面,如此这般毫光闪烁,若离若远如银河清辉连横。 一阵苏苏的清风吹过,我仿佛从梦幻中走来,才知道那是无数萤火虫云集在荷塘边。 夏夜,亭亭荷花玉立于水中渊,轻轻摆动着倩影,好仿佛九重天境太液池中的仙娥,泡着氤氤的温泉,现成的一幅栩栩如生的浴仙图卷。 但见,千层岩窟为此流落了去冬雪山上融积的水分,百里溪边为此集结...

  • 黄昏,是谁撕落一缕红霞染色了乡园!斜斜的月光下,又是谁托起一朵白云披落在峰! 念想中,不知不觉来到河谷池塘前,朦胧中仿佛看见,无数荧光游走在池塘周边,我以为那是远古的凤羽折落在水面,如此这般毫光闪烁,若离若远如银河清辉连横。 一阵苏苏的清风吹过,我仿佛从梦幻中走来,才知道那是无数萤火虫云集在荷塘边。 夏夜,亭亭荷花玉立于水中渊,轻轻摆动着倩影,好仿佛九重天境太液池中的仙娥,泡着氤氤的温泉,现成的一幅栩栩如生的浴仙图卷。 但见,千层岩窟为此流落了去冬雪山上融积的水分,百里溪边为此集结...

  • 风卷走了诗的伤苦,一念花开悠来了日的暖。一朵花落,一世念梦,满城风雨不待相思碎。不念尘事浮华,不写红尘烟雨。摘捡一段时光流水,种一地拈花,闲来静看花落,淡听风吟。 残云,星落。镜中岁月人影独坐,千杯浊酒万杯愁苦。我们看了一地落花流水,听水声潺潺,忘了岁月苦短,冷暖自知,只知清风迎来了流水的歌。原因我,缘因我,只解花落醉人心,卷里卷外笑人苦。岁月点亮了一场秋风,看了一世烟凉又一凉,不信多情长恨离亭,泪滴春衫,酒易醒…… 风里,雾里。是谁扰乱了青春的梦,是谁看不清前方的路。风羞了花的涩,尘埃落定诉...

  • 落凫山角,采不到一片暗红的枫叶,唯有满地枯黄,拾一截松枝,踏上盘山公路,去烧暖一壶冬日的烈酒,去点燃一地雪花的晶莹,去解尽一心数不清、捋不掉的淡淡忧伤。 上山路上起初是柏油路,车水马龙,明天,就是小年腊月二十三,四矿周边的村庄充满着浓浓的新年气象,来来往往的行人脸上,不少都挂着年底归乡的喜悦和辛劳丰收的高兴。 断壁残垣的村庄,横竖着陈年旧事的岁月痕迹;诗情画意的风景,撇捺着腊月小寒的别样情缘。多想将这时间停留,执笔,用笔尖下流淌着的研墨描,绘素白纯洁的雪华,点缀傲霜斗雪的冬梅。 松花香缭...

  • 彼岸残花,片片落花情,花开似水似流年。无言的殇,誓言不再回,花残人悴,没了烟雨红尘。一世安宁,逃不过指尖流沙,一指烟凉,经不起流年似水。花开花落繁花入梦,流年无情入星河…… 儿时仰望星空的繁星,数着庭间花开的花瓣,无言风月,安详梦日。搁浅了岁月道不尽的哀伤,弹指流年佛歌尘散。丝丝柔情花落,怕了三千青丝一朝白,我们等不来岁月带来的柔情,是花落间,那眼角的泪。紫陌红尘的浮华沉醉中,蓦然回首,那如花的容颜,似海的柔情,在范黄的流年间,模糊成画。在琴音下揉成一个个愁结,无由得饮在前世的花开间。 蘸一抹...

  • 第四章:十分的酸和一分的甜(2)  巴黎的时装展结束后,当地一本权威的时装杂志总编辑歌迪亚建议我在巴黎开店。  "我可以吗?"我受宠若惊。  "已经有几位日本设计师在巴黎开...

  • 第四章:十分的酸和一分的甜(1)  "爱情有十分的酸,一分的甜,没有那十分的酸,怎见得那一分的甜有多甜?  原来,我们不过在追求那一分的甜。  我们吃那么多苦,只为尝一分的甜。只...

总:82 页12345下一页尾页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