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帝关上了一扇门,却不知一扇窗何时开

推荐人:匿名 来源: 互联网 时间: 2020-02-01 阅读: 0次
  今天早晨我的心情特别好,天刚亮就起床了,准备坐车去县城,取回我爷爷在文革时期被没收的书籍。于是,我边走边盘算着到了该怎么说才能顺利的拿回书,毕竟这些书是我爷爷的命根子,被没收了二十几年,也该拿回来了,但是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,有一种不详的预感。等着,等着,一个小时过去了,怎么回事,今天是工作日啊,怎么会没有车呢?

  不久后,在离我不远的地方,有三个人正走过来,因为雾大,看不清脸,但其中有一个人背着一个小女孩,越走越近了。.哦,原来是我家的邻居啊,背着他的女儿。这时,一辆面包车开了过来,我招了招手,车停了,我上了车,跟我邻居同行的那个人跑过来问了问是不是上县城,我点点头,他们三人也急急忙忙的上了车,我的邻居由于天生的耳朵不好使,所以我们都叫他“聋子”,跟他同行的男人我仔细想了想,才认出是他们家的亲戚,我也见过一次,但没有留下多少印象。车厢里很安静,都是他们的气喘声,这时我才问是怎么回事……

  聋子因为天生的缺陷,年近三十了,才由人介绍,娶上了一个跟他同样有缺陷的老婆,叫傻妹儿,傻妹儿是智力上有缺陷,大脑神智不清,不懂得羞耻,反应迟钝,会走路,会做一些简单的饭,过着碌碌无为的生活。聋子年轻时,学会了杀猪和做一些菜。和傻妹儿结婚后生活还勉强过得去。第二年开春就生了一个女孩,叫燕儿。俗话说,毛刺里开不出鲜花。其实完全是假的,这对有缺陷的夫妻却生下了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孩,非常逗人喜欢,活泼可爱!一家三口,其乐融融,不知不觉,这小女孩已经到了上学的年龄。

  可是人在世上走,祸从天上落,他们家养了一头猪,一年到头,都快三百斤了,偏偏在这个时候生了病,不吃食已经一个星期了,眼看着猪一天天的瘦了,请了个猪大夫,花了二百多块钱的治疗费,没有一点儿效果,猪大夫没办法只能让他杀掉,聋子于是出去找了两个人帮忙杀猪,出门前,让老婆傻妹儿在家烧一锅水烫猪。快一个多小时了,水也要快开了,燕儿一大早就看着母亲忙,此时肚子已经咕咕叫了很久了,她问母亲要吃的,母亲反应迟钝,没理她,燕儿知道柜子里有昨天的剩饭,可是自己又取不到,于是端了一个小凳子,可是凳子也太矮,站在上面也够不着,只好爬到灶边的窗子上去取,不巧,燕儿的头碰到窗子上了,脚下一滑,一下子跌落在要快烧开的水里,水花四溅,可怜的小丫头,在锅里又爬不出来,她母亲由于反应迟钝,慢慢的把她拉了一下,水浪了出来,烫到了她母亲的手,她的母亲又在凉水里把手凉了一下,第二次才把小丫头捞了上来。滚烫的水腐蚀着一个小生命,这个傻妹儿还怕烫手,她嫂子和她住的近,听到小女孩的叫声,赶忙跑了来,看到水淋淋的小丫头身上冒着大气,才找来了衣服,裤子给小丫头换上,不顾一切的去找人帮忙送燕儿去医院,本来家里就不富裕,又出了这样的大事,聋子正好出去找人回来了,看到这一幕,吓了一大跳,把杀猪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,背起燕儿就跑!

  当我现在看到这丫头平静的样子,也不知道烫的怎么样了,但有一点可以看出,她父亲扶她时,她喊疼,可是在颠簸的车上,不扶着她有没有办法,她也没法坐,我在她旁边,问她:“疼吗?”她说:“不疼。”我又说:“可不可以让我看看?”那时她才把裤子脱下来,我一看,大吃一惊,肉皮全都变成了裂纹和波纹,就像煮的粥凉了,上面呈现的那一层皮一样,而小女孩现在却如此镇静。看到这,我整个人都僵了,从肚脐眼到脚了全都是这样的,当时我的心凉了,就算这孩子能活下来,她的父母也治不起,治疗费用也不是一笔小数目。

  到县城后,我也随着他们去了医院,到医院后,没有安排急诊抢救,因为当时正是交接班的时间,让大夫先做了一个检查,说还要等化验,这丫头从烫伤到现在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,我估计她也坚持到极限了,我问她:“疼不疼?”她微笑着说:“不疼!”看见她微笑的样子,我感觉到她非常的疲惫,还打着哈欠,慢慢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一个小生命,来到世上还没有看清社会的现象,还没有享受美好的生活,父母还没有履行完他们的义务,就这样离开了!她的父亲悲痛欲绝,哭的撕心裂肺……那时我也刚刚踏入社会,第一次看到一个生命消失,没有哭泣,没有痛苦,没有悲伤,没有遗憾,只有微笑的走了!

  我带着悲痛离开了,我按照爷爷给我的地址找到了当年收他书的那个坏事做绝的李志,那年,李志是个下乡的积极青年,回城后是法院的一个书记员,因病退休了。我见到他时,他面黄肌瘦,毫无活力,一看就是一个快到生命尽头的人!在交谈中,他没有承认他把我爷爷本该销毁的书运回家的事实,其实我也能理解,如果一旦承认,一个当时的执法者,把没收的脏物带回家私藏起来,罪加一等,最后我还是空手而归,我到家时正当中午。

  下午接到聋子他哥的来信,让我带几个人去挖个坑,说是要把燕儿的尸体带回来埋掉。可是,我们一直等到晚上二十二点都还没有回来,心里很焦急,又等了一会,来人说,已经在回来的路上埋了,我们闷闷不乐的往回家走,我还记得有一个人说:“他们家还要死一个……” 也有人说:“不可能。”第二天,他们沉浸在悲痛中,生病的猪在圈里叫着,显然是饿了!

  孩子没了,猪却又活了……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