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壶酒里秋霜,一曲画中春江

推荐人:匿名 来源: 互联网 时间: 2020-02-01 阅读: 0次
  落凫山角,采不到一片暗红的枫叶,唯有满地枯黄,拾一截松枝,踏上盘山公路,去烧暖一壶冬日的烈酒,去点燃一地雪花的晶莹,去解尽一心数不清、捋不掉的淡淡忧伤。

  上山路上起初是柏油路,车水马龙,明天,就是小年腊月二十三,四矿周边的村庄充满着浓浓的新年气象,来来往往的行人脸上,不少都挂着年底归乡的喜悦和辛劳丰收的高兴。

  断壁残垣的村庄,横竖着陈年旧事的岁月痕迹;诗情画意的风景,撇捺着腊月小寒的别样情缘。多想将这时间停留,执笔,用笔尖下流淌着的研墨描,绘素白纯洁的雪华,点缀傲霜斗雪的冬梅。

  松花香缭绕,亲吻着窗棂上的薄霜,渲染字里行间的含情脉脉。在静谧的山野,用静谧的心灵,书写静谧的风景,去播种着诗和远方的田野,去丈量着爱和思念的距离,去静赏着墨和丹青的色彩。

  氤氲的秋香、凋零的秋意、斑驳的秋色,和着我略显青涩的文笔,尽情书写在展开的青春长卷。时而无奈自然的云卷云舒、花开花落;时而喜悦延绵的金秋韶光、少年情歌。

  轧马路,把山峦壮阔镶嵌在诗词的上阙,把流水飞溅雕刻在诗词的下阙,填以鸟语花香、落叶牛羊,以行楷新韵撰写,最美不负今月光。

  数点野梅绽开在沟壑纵横之间,虽无芬芳扑鼻之味,亦无花果娇滴饱满、压弯了摇晃枝头的收获之意。

  但,那份傲霜斗雪于空旷山野,独自面对凛冽山风寒刺骨的豪情,哪里是春雨轻落潺潺、粉蝶飞舞款款围绕的温室花草可以媲拟。

  孤芳自赏一声叹,叹为何知己难求见!

  偶闻一曲长萧低吟,卷着风儿吹,伴着鸟儿鸣,在山脚村庄街巷吟诵朴实无华的长歌,没有爱情的风花雪月、没有争斗的锣鼓争鸣,简简单单的情话三两唱,引一场相逢,一次牵手,一页故事,一段佳话。

  上个世纪老旧钟表的哒哒声里唤醒了躺椅上有些着凉的老人,揭开面上遮掩的书,那苍老的脸有些呆滞,但看着我的眼神里,夹带着对来客的笑。

  再往上,路便陡了不少,在家读书成了书呆子,身体也大不如前,不一会,就气喘吁吁,停靠在温集沟上游,那条奔流不息十数里的河沟,在这里还只是小溪流,偶尔一片落叶飘下,原本波澜不惊的水面溅起阵阵涟漪,圈圈波纹闪烁着冬日晌午头暖洋洋的日光。

  清澈见底的溪水,溢出一壶冬天难得的晴日光,蔓延一缕岁月记忆的馨月香。落叶惊动水面的飞鸟,啼鸣一声便扑棱棱远走高飞,如你一般找不到踪影。

  村笛的悠扬,佛寺的经诵,落雁的脆鸣,声声入耳,若是配上古筝的丝弦轻音,可谓良辰美景若天堂啊。

  昨夜,先是绵绵细雨,又是纷纷白雪,今天那薄雾尚没有散去,天色朦朦胧胧,独自闲行独自吟,一首情诗或一纸家书,惹得多少行人两行泪,欲断魂。

  热一杯烈酒,暖一壶清茶,在深冬苦寻一位佳人,相依相偎,一起欣赏着碾转的青春岁月最绚烂的每一段故事。

  相信,春去春会来,花谢花会开,在五彩缤纷的春、狂澜热烈的夏、丰收繁硕的秋如果都寻不到浪漫,不妨感受一下冬天的万籁俱寂。

  农历腊月二十二,2018慢慢远去,2019接近尾声,2020轻轻走来,在新春的脚步声里,我们能听到什么?或许是瑞雪兆丰年的殷切期盼,或许是前程锦如画的自信高亢,或许是繁花似锦缎的向往迷恋。

  山高路远坡险峻,终于在一个大慢弯过去后,坡度开始陡峭许多,但是,这终于渐渐进入了远离世俗喧嚣的农村,浓浓的烟火气,淡淡的白梅香,虽不胜江南四季尽如春,这般风景,却也是江南看不到的风光,不是吗?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